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恰巧路过人间

 
 
 

日志

 
 

引用 莫言如何用红衬衫调戏女作协主席   

2013-12-17 01:1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如何用红衬衫调戏女作协主席

/马庆云

莫言如何用红衬衫调戏女作协主席 - 马庆云 - 马庆云

 

最近有个文坛趣事儿一直在作家圈子里边流传。几日前,某知名的文学杂志办创刊35周年活动,邀请了很多中国明面上的作家。莫言也参与了。在提到女作协主席铁凝的一部作品的时候,莫言说是“没有衬衫的红纽扣”,旁边的一位男作家赶紧提醒,是《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莫言老朋友“淫邪”一笑。

男作家们其实都是老流氓。陈忠实老爷子《白鹿原》开篇就让白嘉轩干死好几房媳妇儿,还在女人那玩意儿里边泡枣儿,贾平凹在《废都》里边让作家庄之蝶把西安城都快强奸了,搞文艺女青年大呼“为你流水儿”更不在话下。莫言小说黄段子也干脆,《红高粱》里边照样干柴烈火。上个世纪的小说,写男欢女爱,有现实主义破冰的意思。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边,连一边在山下搞破鞋一边听山腰猪圈母猪拱门的细节都写的惟妙惟肖。

拿作品揣度作家,本身有点猥琐。不过,作为同是写字的,俺老马说说同行,应该也不伤和气。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像贾平凹、莫言、陈忠实他们这批老一辈的作家,都是刚刚出道,青春荷尔蒙激素在作品里边满眼都是。陈忠实老爷子还好点,毕竟年岁大了,自身的性冲动少了,《白鹿原》后半段就写的略显不够“性冲动”了,失掉前边狂野的味道。莫言、贾平凹他们正年轻了,作品里边少不了热火朝天的场面。作家思想上不流氓,还真写不出什么好作品来。

所以,当我听到前几日莫言老爷子的“没有衬衫的红纽扣”与“淫邪”的一笑的时候,难免再次肯定咱的理论——男作家都是臭流氓。我当年在某大学的时候,北京来过一位很著名的男作家(给这位爷隐去名姓哈),他说,大伙觉得俺们作家很正直吧,俺们也抱着女作家跳交谊舞,俺们都抱着一个跳,后来大伙还打架了,然后人家女作家给俺们当领导去了。作家的好玩,就在于,喜欢向别人揭自己老底。莫言拿“没有衬衫的红纽扣”开美女作协主席铁凝的玩笑,估计也是跳交谊舞养下的毛病。

老衰哥莫言比大美女铁凝年长两岁,但出道比铁凝还要晚几年。铁凝家事好,父母都是文化人,又守着保定这个风水宝地,顺风顺水的就少年有为了。如果说小字辈的韩寒有个好爸爸、蒋方舟有个好妈妈的话,那老字辈的铁凝是又有好爸爸又有好妈妈。当然,我说这话的时候,大伙尽量不要联想方舟子大战韩寒这个历史桥段咯,若是联想,也跟咱老马没关系。

铁凝的成名作,应该就是这部被莫言调戏的《没有纽扣的红衬衫》。香港后来有部电影,叫《不系纽扣的女孩》,是李丽珍她们演的三级片。不过,这部电影比老美女铁凝的的成名作晚了整整12年。当下孩子们,若是没有读过铁凝这本原著的话,一定会受《不系纽扣的女孩》的影响,觉得是部黄色小说了。又是红衬衫,又是没纽扣的,难怪莫言或真或假地记不清是“没纽扣”在前边,还是“红衬衫”在前边。

《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到也确实写的是两个女孩子的事儿,一个大姐“我”,一个二妹“安然”,不过跟香港那个也带纽扣的三级片真没半点关系。铁凝这本小说写于1982年,当时她刚25岁,正是一个小姑娘最好的时候儿。待嫁的铁凝以半自传的形式写了她们家在文革中父亲干活、母亲刷大字报的事儿,当然,这些事儿是以回忆的方式写的,主要写的,还是妹妹安然语文考试跟评选三好学生的事儿,这事儿里边,因为牵扯了“我”要给妹妹班主任发表诗歌和送电影票等,搞的很世俗。

铁凝天生就是一副让人喜欢的文字皮囊,典型的谁家的孩子都能奶的住的年轻妈妈样子。八十年代,盛行的就是批判文学,搞现实主义的批判。铁凝自然也顺应时代潮流。82年的这部《没有》小说,就是批评班主任太世故等世风问题的,但铁凝妹子批评的特别温和,点到为止,让你觉得像年轻妈妈小骂孩子是个小王八羔儿一样。

莫言介入八十年代的作品,可不是这种批评点儿谁都得先给人点头哈腰的。铁凝成名作问世三年后,也就是1985年,莫言的成名作问世。这本小说叫《透明的红萝卜》。这本书也是具备典型的文革批判意识的,虽然也是有个“红”的名字,但却比铁凝生猛多了。是一个12岁的小孩偷了萝卜,一群大人围着他进行要死要活的批斗啊。莫言成名作其实也给自己以后的作品定了调子,他从批判现实主义最终走到魔化现实主义上来,也属于必然。《红高粱》系列之后,莫言的很多作品在大陆一度不能出版,那个时候的老莫肯定羡慕温和母性的铁凝。

铁凝大姐曾经一直在河北文联等处任主席职务,河北籍作家很多人都认为她与人为善、与党为善。她后来当作协主席,跟她的这种温和的母性肯定有直接关系。话说中国这些男作家,谁服谁啊,一个个的都跟好斗的公猴子似的盯着巴金先生辞世后的主席宝座呢。让铁凝当主席,大伙估计当年也都没意见。而且铁凝作品,批判意识少,与世为善的意识浓,既符合小说的现实主义风格,又高度贴合党政文艺政策的需要,是当作协主席再好不过的人选。

这个生猛的莫言,凭借对现实的高度介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在中国大陆,还是第一份儿。分量确实不轻。差不多与铁凝同时出道,但走了与之不同的风格创作路线的莫言,在2013年年终岁尾,拿“纽扣子”开了铁凝主席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里边到底有几个意思?反正我觉得,中国男作家都是臭流氓。你呢?

 

随文推荐作者的臭流氓节目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