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恰巧路过人间

 
 
 

日志

 
 

引用 农夫山泉危机暴露了什么?   

2013-04-25 16:1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水源门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假捐门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农夫山泉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农夫山泉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至于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 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 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盐五项检测数据。仅从检测数据来看,的确比浙江省天然水标准、瓶装水国家标准、自来水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民意得到一定程度安抚。 媒体指出,从回应来看,“农夫山泉”只是笼统地说“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提供检测数据”。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农夫山泉”却没有公开,难免削弱其数据的说服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检测机构来自农夫山泉的归属地浙江,而对于这个地方支柱企业,浙江相关在过去各类危机事件中高调支持,这次也不例外。 专家指出“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还不如自来水标准”后,浙江省卫生厅和浙江省质监局联合提供了一份《关于浙江省地方标准相关情况的通稿》称,在霉菌、酵母等微生物指标方面,没有比国家标准及广东省地方标准宽松。以上两部门还表示,2011-2012年,省质监局对农夫山泉天然水共监督抽查13批次,全部是合格的。 但这样的说法却招致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抨击,协会发文表示:浙江省卫生厅及质监部门回应内容涉嫌袒护和作假。 协会说明称,瓶装饮用水(也称定型包装饮用水),最基本的属性为饮用水,所以这类产品的标准各项限量指标限值要以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_2006)为底线。 不过,黑色幽默的是,地方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之争即使最终对簿公堂,也会愁死法官。 因为国家只有针对纯净水和矿泉水有国家标准,而针对天然水却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于是,矿泉水一般写明执行标准为“GB”(即国标),山泉水(或饮用天然水)执行企业自己制定的“产品标准号”或标准号为“DB”的地方标准。 正常情况下,山泉水对水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像这种水一般是在水源一定来自特定受到保护的山区,经过山体净化,区域内无污染,周边也无其他污染进入水源区域。这种水是一般比较稀少,因此价格也比较贵。比如国际知名品牌依云就被国内网友戏称为贵族水。 然而,伴随着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洁净水源受到污染的侵袭,加上标准的滞后,监管体制的滞后,天然水巨头们的产品质量便开始频频遭受媒体的质疑,并在行业恶性竞争的催化下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调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 曾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广告语广为人知:农夫山泉有点甜。 据说,这样直指人心的广告与企业有个媒体记者出身的老板息息相关。 当下,这家靠浙江千岛湖优质水源起家的国内瓶装水巨头随着瓶装水销售旺季的到来,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春天。 随着这场由消费者投诉引爆的质量危机持续发酵,释放出的信息量越来越丰富多元,已超越事件本身。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媒体先是以其质量问题为由头,包括水中含有黑色不明物、棕色悬浮物等,其后又围绕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垃圾围城”、在广东生产的瓶装水却采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农夫山泉产品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等问题展开质疑。 4月11日,在忍耐近一个月后,11日上午,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声称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由另一家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蓄意策划。 当晚22点左右,华润怡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否认了农夫山泉的指责。在这份声明中,华润怡宝食品饮料(深圳)有限公司提到将保留对农夫山泉采取法律行动的一切权利。 面对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瓶装水企业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瓶装水行内违背商业伦理的竞争,也是不时见诸报端。此前农夫山泉与康师傅、乐百氏等企业的互相暗指并不少见,“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企业之间相互“掐架”的产物。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康师傅、娃哈哈和可口可乐的冰露,占比分别为16%、14%和5%。农夫山泉成为众矢之的也在所难免。 不过,此轮农夫山泉置公众关切于不顾,矛头直指竞争对手,向社会明确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行业恶性竞争似乎硝烟更为炽烈。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同样无序的乳品大战,其结果是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全体国人开始踏上海外抢购洋奶粉苦旅。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相似悲剧却一再重演,深层原因耐人寻味。 农夫山泉砸向同行的这记重拳不仅没有取得良好的市场预期,反而招致公众更多批评——毕竟相对于企业巨头的输赢,他们更关心产品的质量。 于是,“农夫山泉”14日公布了多个厂区出产的瓶装水总砷、镉、硒、硝酸盐、溴酸,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查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可以直接饮用的-类地下水仅占22.2%。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尽管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抱怨,一些重点污染企业,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很多地方以保GDP为名,使环保治污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盆景。以至于在今年2月,因当地河流严重受污引发民众不满,温州瑞安、苍南两地的环保局长均接到“下河游泳”的邀请,并附有20万-30万元不等的“奖励”,并成为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如此治污机制下,本身就脆弱的天然水源无疑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加上企业的唯利是图、行业的恶性竞争、标准的混乱不堪,公众面对各方声音产生焦虑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或许真如专家所言:只有喝白开水是最安全的。 再唤企业良知,再唤体制变革,再唤法治给力。 .

 

 

.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